CJ麦科勒姆亲笔:撕裂之城

admin88 0 2020-02-16 03:40:53



注:原文揭晓于10.24即开赛之初。


我依旧不敢相信达米恩投进了谁人绝杀。


一整个休赛期我都在回首去年的季后赛,而我也一直在回看那一球。


我想说的是,我知道达米恩是个杀手,对这点我毫无疑问。投进那样的脱手——时间靠近走完?近乎半场脱手投篮?一球决议季后赛晋级与否?那都是他做获得的事。他就是那么的冷漠无情。


而如果这一球是在主场,是在这个摩达中心,在全世界最好的球迷眼前投进的呢?


堪称传奇。(Legendary.)


听着伙计,我曾见过摩达中心人声鼎沸时的场景。你们都记得B-Roy吧,对就是布兰登-罗伊,你们肯定也记得“The Natural” 这个外号。他在2008年的时候有过一次绝杀。而达米恩又在2014年首轮用一记绝杀送走了对手资助球队晋级。你随便拿一场主场角逐举例都行,真的,你会看到在这里的主场球迷,哪怕是一场十一月份的通例赛都市站立起身为之欢呼。


但谁人晚上,当达米恩投进那一球的时候……我想这里不止于欢呼雀跃,可能更像是泛起了一次地震。


只因为那一球太过特殊。




但你知道的,在我们的赛季黯然竣事之后,那样的时刻也很容易被人忘却。脱离球场的你,背后留下的是分区决赛被横扫故事,而那些曾站在我们身后不管何种情况都日夜支持我们的球迷,也可能就那么轻轻忘掉这段特殊的季后赛之旅是如何的让我们大家倍感真实。


通例赛的53胜,首轮达米恩的绝杀球,次轮四加时鏖战丹佛,我想没有一个主场球迷会提前退场。G6主场之战我们背水一战……然后我们保留了晋级的一线希望。G7的客场我们最终找回状态,找到赢球之道并最终晋级。


一段何等波涛壮阔的旅程。


这个休赛期里我不会忘掉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去年履历过什么,又发展了几多。你必须要知道如何在同盟里赢得角逐。这是个漫长的历程。也许你会很兴奋的表现自己有目的,那就是想要赢得总冠军,这挺不错的。但只有你历经了逆境的磨砺,方能真正找到打开梦想之门的钥匙。


上个赛季,我想我们真的找到了那把钥匙。我们离总决赛舞台就差一步,但确实差了那最后没能迈出的一步。对阵勇士的角逐我们没有打出水平,第四节的我们执行力不够。我们的精神懈怠了,体力消耗殆尽。


然后赛季终了。


我们只是没有乐成需要的条件。我们并不懂那些。


而现在,随着新赛季开始,我相信我们能做到。


我们有了履历,我们有了向导力,我们又多了新的队友,他们很是适合我们,我想这些都市让我们更上一层楼。


我们也另有最大的支持。


撕裂之城




我说过许多次,但我还想再重复一次:波特兰的球迷是世界上最好的球迷。他们不止会来到球馆观赛,做出为球员呐喊,为角逐欢呼那些你眼光所能看到的事情。


在我来到这里良久之前,开拓者就已经有过许多次的精彩体现了。


其中有西德尼-威克斯的身影。


也有比尔-沃顿的到场。


怎么能不提滑翔机德雷克斯勒呢!


波特兰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只有一支隶属于四大同盟的球队,所以这座都会把全身心的精神和支持都贯注给了这支开拓者。


但我同样也想到,波特兰之于现实的地理位置就像是伶仃于太平洋西北岸那样,远离整个世界的其他区域感受让那样的联系倍加亲密。你从纽约出发的话,你要花到伦敦一样长的时间才气到波特兰国际机场。


我的意思是,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对俄勒冈一无所知。即即是现在当我跟家人攀谈时,他们也不熟悉俄勒冈。你知道我来自俄亥俄的坎顿市(330),而我的大学是在费城里海大学上的。我从不会忘记当我2013年第一次来到波特兰到场选秀前试训的时候。我在波特兰机场降落,然后沿着I-5公路开车过桥前往市中心。在路上我看到了河流和许多桥梁,右手边还开过了三座山。那时候是夏季,所以太阳暴晒,种种生物都生机盎然,每小我私家也都在室外……诸如那样的事情我之前从来都没见过。


我连忙就喜欢了这个气氛,嘿,我能在这里生活。


而这还是在我相识到这支球队和这座都会之间的联系有多深之前。


我都说不清几多次去市中心都市在那里瞥见有人纹着黑红色队标文身。打个例如我可以在一英里的距离都认出它来。我有时会走去市中心的RingSide Steakhouse,或者另一个我喜欢的茶餐厅,而在那里我会瞥见男子的小腿上有队标文身,或者女孩的脚踝上有队标文身。


有时候人们会在我吃晚饭时有礼貌的打扰我,好比这样,“嘿,歉仄打扰你,但......”然后他们会拉起T恤袖管,显示出他们的文身而且说,“我在几年前有了这个文身。我会永远支持你和你的队友,我只希望你知道我谢谢你们的努力。”


当我坐着还等晚餐端上来的时候我会想,嘿伙计,我是有多幸运才可以在这样的地方,在这样的球迷眼前打球?


这支球队代表了这座都会。波特兰有许多种称谓,撕裂之城,玫瑰之城,斯顿普顿,PDX(即波特兰国际机场),另有503。


但无论你怎么称谓,这些都可以归结到同一个词。


家人。(Family.)




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真正感受成为一名开拓者球员简直切时候。


那是在我的新秀赛季,我的腿在训练营的最后一天骨折了,所以我赛季开始的时候是带伤的。我们开始两场角逐都在客场,之后才回到摩达中心打主场揭幕战。只管我不能上场角逐,但他们还是宣布了我的名字。


当他们说出口的时候,整座球馆发作了掌声。


我还没有正式穿着开拓者球衣踏上球馆地板,我就获得了球迷的起立拍手。


光想想这些就让我满是激动的情绪。我来自一座小城镇,我来自一所名气不大的大学。里海大学的球馆只能容纳5000名观众。所以对我来说,我的名字能被喊到,我能受到20000名球迷的喜爱,那是什么感受?那是情感的宣泄,那就像是整座都会张开它的双臂拥抱了我。


就像他们在接待我回家,成为其中一员那样。


我也备受鼓舞,就像是受到了球迷给我的扑面而来的庞大能量。我在已经明确了这一点,那就是你只能从摩达中心获得这种能量,那样的能量延续自玫瑰花园球馆时代。伙计,我其时都准备好扔掉我的掩护靴,跳进场内了。我不开顽笑。


球迷向我展示了他们对球队和球员的一贯支持,我想我就在谁人时候知道自己会为每个波特兰人而努力。


我的意思是,这是个座无虚席的球馆,这里有老一辈开拓者球员打过球的痕迹。队内训练赛的时候这里也会有13000名球迷。


老实说,球迷会影响我们治理层的决议方式。那些加盟的球员,那种我们打球的方式。我们就像在波特兰的人们的那样有着努力事情,拼命打球的想法。


而且事情总是第一位的。


那就是波特兰,努力事情然后获得一切你赢得的工具。咖啡和甜甜圈,纹上文身,前往户外。三月的时候你会见到人们穿着着法兰绒材质的衬衫和帽子。每小我私家都自豪的选择做自己,不管是不是看上去有些奇怪。


这些所有的事情铸就了波特兰,波特兰,然后是开拓者。


那些一直都留在这座都会的DNA里。




到现在而言,输掉与勇士的G4之后脱离球场,可能是我做过最难题的一件事。我失望的进入球员通道,然后走回换衣室,知道自己与总决赛咫尺之遥,但角逐已经竣事。


我知道自己和队友一起平静的坐在换衣室里,这里只有我们。球馆里球迷已经脱离,球馆空空荡荡,感受空气都稀薄了。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种感受。


这时候斯托茨教练走了进来打破了缄默沉静气氛。他向队员演说,我记得的是他说的都是努力的话语,他的感谢和钦佩,谢谢我们做到的每件事。我记得乔迪-阿伦走了进来,告诉我们阿伦先生是何等自豪于我们所实现的成就——我们整整一年来在球迷、治理层和家人所眼前展示的能量,球队的韧性,坚定,团结和稳定让他们是何等的自满。


自那之后,这也跟我从每个开拓者球迷那里获得的回应相同。他们确实会失望,我们也会。上赛季是个过山车式的赛季,有高光如达米恩的绝杀,也有低谷如西决的黯然退场。


但整个赛季里也有许多努力的事情。而现在我们准备幸亏今年以此为基础,并走出下一步。


休赛期所有人的讨论都在于湖人和快船。詹姆斯和戴维斯,伦纳德和乔治。那没事。那是两个今年将很精彩的球队,如果我们想翻越重重关卡打进总决赛,我们就要打败他们。另有获得威斯布鲁克加盟的火箭,依旧很要警惕的勇士。掘金和爵士也在虎视眈眈。


对,没错,西部群雄纷争。


但我们也看到了这次是群雄逐鹿,这是我们可以去争取的时机。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以自己能做到的方式开始这个赛季,然后努尔基奇的回归呢?那就没人知道这只球队能走到那里了。


我在已往几年里想过这些,我们可能有些犹豫着讲明自己要赢得总冠军。我们总会带着那样的争冠的想法,但我们从没有高声说出去。我猜这是因为除了波特兰的人们,媒体舆论和其他球迷都没有把我们纳入争冠队的讨论。所以没人会给我们许可吧。


嘿,我能告诉你的是现在我们不需要任何许可了。


我们的目的是赢得总冠军。不仅要为了这个目的建队,也为了能打进总决赛赢得所有。我们需要投入精神,我们要知道这需要什么,我们也要知道我们拥有什么。


我们有合适的球队,很棒的教练,很是正确的目的以及……很棒的球迷,我们什么都有了。


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完成事情。




注:

City of Roses:玫瑰之城。这是波特兰最常见的别称。1888年的美国新教圣公会上,其时的来宾第一次提出了这个体称。1889年波特兰玫瑰协会建立。人们普遍认为这个体称源自于利奥-塞缪尔(Leo Samuel),他在1871年搬到波特兰之后,在自家的庭院里种植玫瑰,同时在其旁放置了一把铰剪,路人可以剪下玫瑰作为送给自己的礼物,这也勉励了其他人和公司在自家室外种植玫瑰。1905年他建立了Oregon Life Insurance Company即今日的Standard Insurance Company。时至今日,Standard Insurance Company门外依旧种植有玫瑰。1907年第一届波特兰玫瑰节举行,一个多世纪之后依旧是都会的重要节日。2003年6月18日,波特兰市政府通过了将玫瑰之城作为波特兰官方别称的议案。


Stumptown:树桩城镇。这个体称泛起于1847年波特兰经济高速生长之后。其时的生长速度太快以至于砍伐之后的树根留在了原地,直到有大量人力能处置惩罚时才去除。在波特兰的一些地方树根保留了下来,并刷白之后用于多个用途。在19世纪中期有人曾评论说,“波特兰的树根比树还多。”


Rip City:撕裂之城。这个体称特指波特兰开拓者。这个体称是由波特兰时任角逐播报员比尔-斯科尼利缔造(Bill Schonely)。他在1971年2月18日球队对洛杉矶湖人的角逐里缔造这个称谓。那是开拓者队史的第一个赛季。其时的开拓者后卫吉姆-巴尼特(Jim Barnett)投出了一记不理智的三分并投进了,这让球队有时机战胜强大的湖人。其时的播报员比尔-斯科尼利激动的喊道,“撕裂之城!干的好!”("Rip City! All right!")。之后斯科尼利表现自己不清楚为何会有这样的表达,但从那之后这个称谓便与球队一起流传下去。


PDX:波特兰建有波特兰国际机场,国家航空运输协会中波特兰国际机场的代码为PDX.


503:波特兰地域的区号。


Beervana(文中未提到):这个体称源自于波特兰和俄勒冈州啤酒产出的多样化。

悉尼-威克斯:1971年以榜眼秀的身份进入NBA,先后效力于波特兰开拓者,波士顿凯尔特人和圣地亚哥快船队,并在1971赛季至1976赛季为波特兰开拓者打球。他在开拓者队期间获得了最佳新秀,入选新秀一阵,职业生涯4次入选全明星(1972-75)。1982年退役。


比尔-沃顿:1974年状元秀身份进入NBA,先后效力于波特兰开拓者,圣地亚哥/洛杉矶快船队和波士顿凯尔特人,1977年资助开拓者拿下总冠军并获得FMVP。1978年他获得了当年的MVP。1987年退役。


克莱德-德雷克斯勒:波特兰开拓者在1983年首轮14顺位选中德雷克斯勒,后者在同盟渡过了15年职业生涯,其中前12年均为开拓者球员。他入选过10次全明星,一次最佳阵容,2次最佳二阵,3次最佳三阵,球衣号码22号已退役。1992年他带队打进总决赛并负于迈克尔-乔丹无缘桂冠,其后在休斯顿火箭队期间圆梦冠军奖杯。


上一篇:进击的吉米!传奇的人生,巴特勒进化之路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